财经资讯|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百科 > 历史事件 >

浦汇FXPRO

又一惊天:LIBOR利率被操纵

时间:2013-06-20 22:02  来源:未知   编辑:iCJZX  位置:财经资讯

1996年末,当时的华尔街巨头索罗门兄弟的一名律师Marcy Engel向美国监管者发去了一份警告信:如果他们同意芝加哥商业交易所修改某种流行的期货合约定价方式的话,将会使得全球金融系统核心利率的公正性受到被操控的风险。

当时,芝加哥商业交易所已经在做着欧洲美元期货合约的大生意。这是一种交易员对赌短期利率的衍生品,芝加哥交易所之前用自己制成的基准来为其定价。现在,他们想要改用LIBOR作为定价标准,因为这样可以“使欧洲美元期货合约成为更有吸引力的风险管理工具。”

Engel认为,芝加哥交易所计划的问题在于:那些每天在伦敦定出LIBOR的银行自己也在交易所的期货合约中持有头寸。在写给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的信中,她指出将定价和LIBOR挂钩“可能会提供操纵利率的机会”,“银行可能会调整自己的买入和卖出价,以使得自己的头寸获益。”

这背后的意义很深,LIBOR是由一群在伦敦的国际银行报价决定的,针对银行间贷款,期限则从隔夜到一年以内不定。它在当时也好,现在也罢,都是一个全球性的指标,从企业债券到学生债再到各类金融合约,LIBOR几乎是所有类型利率的基准。只要LIBOR有极其细微的移动,就会影响到全世界的借贷成本。

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是在10月10日收到Engel的来信的,在之后的几周,它又收到了来自另一位银行家同样的警告。但委员会不为所动,依旧在12月通过了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的申请,在1997年1月13日,欧洲美元合约开始以LIBOR挂钩计价。

对于LIBOR可以给合约带来的吸引力,交易所估计的很正确。在改变计价方式之后,合约的交易量从1997年的日均39万张左右上升到2007年高峰时的日均250万张。如今,这些合约的交易占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营业额的7%。

但Engel也是正确的。自2008年开始,美国、英国和其他等地区的监管者开始调查是否19家LIBOR报价银行涉嫌经常因自己的利益而人为推动这一利率。

一家银行已经承认操纵了,在今年早些时候,以伦敦为总部的巴克莱银行向英美监管者支付了4.5亿美元罚款,承认员工涉嫌操纵LIBOR。而瑞银花旗美国银行、美国摩根大通银行、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和苏格兰皇家银行也涉嫌操纵LIBOR正在被调查。

苏格兰皇家银行的发言人在一项声明中表示,银行正在配合调查,并且“预计将会在近期进入谈判以结束调查,谈判的结果将会以财政罚款的形式出现。”

调查所包括的时间从2005年到2009年,但从期货管理委员会历史文件中发现的Engel的信件显示,监管者们早就被警告了这一操纵的可能性。而且,根据一些公开资料以及交易员的访谈,LIBOR操纵可能在90年代初就已经出现,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欧洲美元期货合约的爆炸性增长使其变成了一个数以十亿记规模的利率赌场。

熟悉市场的人士表示,事实上在2000年代中期,操纵LIBOR以通过欧洲美元期货及其他衍生品获利已经成为了有这么做能力银行的标准行为。根据美国司法部和期货委员会的调查,巴克莱的交易员至少有三次在2006年合约到期的关键月份操纵LIBOR。

这种操纵在巴克莱纽约的交易部门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新雇佣的员工可以很简单轻易地学会。Ryan Reich在Engel寄出信件的时候年仅15岁,而在2007年7月,才进入银行1个月的他向美国司法部发去了后来作为关键证据的一份email。在email中,Reich要求同事上报一个等于或高于5.36%的三个月美元LIBOR。作为交易员的Reich同时将email抄送了自己上司,提到;“利率尽可能越高越好,这很重要。”根据司法部的文件,第二天三个月LIBOR利率舒舒服服地出现在5.36%。

Reich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巴克莱的发言人也拒绝评论。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认为自己“不为监督LIBOR的产生过程负责”,它认为这是英国银行协会的职责,而英国银行业协会也拒绝发表评论。

许多围绕着LIBOR丑闻的问题都没有得到解答。谁先开始向英国银行业协会申报有偏差的LIBOR数据?各银行间的共谋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在银行内部,除了交易台之外,还有谁知道这一情况?为什么期货管理委员会在被提醒的情况下,没有至少关心一下欧洲美元期货和LIBOR之间的联系?

正在进行中的调查可能会得出一些答案,但届时,最大的问题依旧存在:操纵LIBOR所造成的损失究竟有多大?

将LIBOR移动几个基点似乎影响不大,但在衍生品市场,这些细微的数字可以转化成百万美元的利益。而操纵银行因此获得的每一分利益,都意味着在交易另一端的银行、对冲基金和其他投资者承担了相等的损失。

而更大范围的影响则不清楚,借贷者根据LIBOR为房贷等支付利率,而将LIBOR推低意味着房贷者将得益,而房贷投资者则会获得和应得相比较少的利润。若LIBOR被推高,相反的情况则会发生。

要想了解LIBOR是如何被操纵来使银行从衍生品交易中获利的,我们不但需要查看伦敦的情况,也需要对芝加哥有所了解。在那里,一个多世纪以来,从玉米到奶牛的生产者和使用者都通过期货合约在某一个特定时间以某个价钱来买入卖出商品。

最终,金融产品也加入了其中。在1981年,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开始了欧洲美元期货的交易。欧洲美元指的是存在美国外银行中的大量美元,是多年国际贸易和投资资金流的累计结果,这些美元组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短期货币市场。

当现金成为了商品,就像芝加哥交易所的欧洲美元合约这样,那么该商品的未来价值就包含了利率,所以每一张欧洲美元期货都让银行可以在利率的走势上打赌。在第一天开始交易时,欧洲美元期货合约的交易量为3425张,仅是成熟合约的一小部分。

但银行没过多久就发现了这个产品的魅力。因为该产品让银行可以降低他们利率互换产品所暴露的风险,而互换产品则每天有超过万亿美元金额的柜台交易。美英和其他国家的监管机构正是指控银行们操纵LIBOR,在这些互换产品和期货合约中获利。

在利率互换中,银行和他的公司客户将固定利息支付与浮动利息支付互换,以帮助公司客户更好的管理自己的资金流。

欧洲美元合约的另一个巨大吸引力在于,它使得投资者无须支付巨大的预先投资,就可以对冲他们大金额的互换头寸。每一张合约赌的是1百万美元所支付的利息,而这1百万美元完全是虚拟的,只有利率的移动才会造成资金的盈利或损失。每1个基点移动代表着每张合约25美元的价格变动,这些变动每天计入投资者的账户,而典型账户的最低信用额度是1000美元。

在合约刚开始交易的15年中,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将其价格基于自己的计算。他们随机抽样银行愿意借给“优质银行“的利率,这些“优质银行”都有着良好的信誉。交易所去除调查中的最高最低数值,并对剩下的取平均数。没有银行知道自己会不会在每一次的调查中被包括,而“优质银行”的信用价值从来不曾改变。

然后在1996年,交易所提出了将基准换为LIBOR的提议,这一提议完全有充分的理由,因为几乎所有的浮动利率互换产品都是基于LIBOR,而这些产品的市场正在迅速扩大。

芝加哥交易所和英国银行业协会达成协议,前者采用后者所计算的LIBOR。该LIBOR与芝加哥计算的一样排除了最高值和最低值,但两者之间的区别很重要:英国银行业协会每天在上午11点左右向同样的几家银行取得数据,而不是随机抽取,而且协会要求的利率是这些银行从其他银行借款时付出的利率,而不是借出给“优质银行”的利率。从2005年开始,汤森路透成为了银行业协会计算及传播LIBOR数据的代理商。

专注于银行信用风险的纽约资产管理公司Christofferson, Robb & Co的经理Richard Robb表示:“尽管芝加哥交易所的采样方法无法完全避免数据被操控的可能性,但英国银行业协会产生LIBOR的方法注定要引发操纵。银行知道自己每天会被抽样,而且它们对于彼此在合作银行之间的位置非常清楚。”

Robb就是当年在Engel之后向期货委员会递出第二封警告信的人。当时他36岁,是一名利率交易员。他写道:“如果两家银行合作,他们可以将平均数据抬高3个基点。银行会因为对利率的影响力而购入大量欧洲美元合约头寸。”

根据一位熟悉当时分析的人士,美国期货委员会在研究了来信、采访了参与利率抽样的银行之后,决定依旧采取英国所制定的LIBOR。他们在1996年12月18日给委员的备忘录中表示:“英国银行业协会的LIBOR没有明显被操控的嫌疑。”

当月20日,委员会给当时的首席经济学家Norman Mains发去信件,表示:“委员会特此批准改变”。

现在在旧金山一家投资公司任职的Mains说:“我完全无法回忆起这件事,因为这已经是15年之前的事了。”

随着交易所的修改申请被批准和银行业协会准备完毕,欧洲美元期货合约的交易额开始暴涨。科技的进步助长了交易额的上涨。起初,和其他交易所合约一样,欧洲美元期货合约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交易场中进行。而在2000年代初,芝加哥交易所推出了电子交易平台Globex,这让全世界的交易者可以24小时不间断进行交易,将交易提升为全球性的现象。

交易的便捷性和市场的巨大规模吸引了对冲基金,公司以及退休基金开始进入市场。越来越多的投机者加入其中,仅仅为了从利率变动中获利。赌场已经设立好,所有人都可以加入到利率的赌博中。

在所有对利率的赌注中,有一小部分交易员可以系统性地试图将LIBOR在小范围内推高或者推低。当欧洲美元合约在一些银行认定的价格位置到期的话,那你就“在一个舞弊的市场中交易”了。

若LIBOR变化显着,那么市场中的交易员仅仅会把这种变化用记号标出。一位老牌期货经纪David Robin表示:“没有人真正想到LIBOR会被操控,这就是为什么它们会逍遥法外。操纵LIBOR对我来说一直是难以置信的。”但它确确实实发生了。

正如巴克莱的一名交易员在2005年和公司另一位员工的往来记录所证实的那样,所有的记录都是来自美国司法部关于巴克莱案的文件:

在2005年9月28日,三个月LIOBR价格为4.02038,标记“交易员3号”想要抬高第二天巴克莱将上报的数据。“我们需要明天的数据至少在4.07以上”,他写道。他还指出LIBOR若低于4.0525每0.25个基点,银行就会损失154786.5美元。

第二天,巴克莱上报的LIBOR数值为4.07,成功的将29号的LIBOR数值抬高到了4.05438。

一位熟悉巴克莱交易台的人表示,“交易员3号”指的是Jay V. Merchant,一位之前在芝加哥的股票经纪,他在1998年加入了伦敦巴克莱,曾经在法国债券交易员Eric Bommensath手下工作,后者后来成为了巴克莱的全球固定收益负责人,并且进入了银行的管理委员会。

Merchant是在银行扩张投行部时加入的,他在2006年搬到纽约开始利率交易,他手下监管的几位年轻交易员后来引起了司法部的关注。其中包括后来提供线索的Ryan Reich,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

Reich拥有所有年轻交易员想要的一切,一位曾经和他一起在交易台上工作的同事表示。他说像Reich这样的新人,同事们教会了他如何锁定对银行的欧洲美元合约最有利的目标LIBOR。而根据司法部的email证据,他在2000年代中期已经很熟悉其中的操作了。

在一次2006年的往来记录中,一位不知名的交易员告诉他的同事他需要“锁定”一个较低的三月LIBOR来为一个多达800亿美元的头寸服务。“这笔头寸有可能让我们损失很多财富。”交易员在头寸到期的前几天说。

巴克莱相关的交易头寸可能包括利率互换产品和欧洲美元期货,在同事确认了他将报出交易员所需的利率价格后,交易员回复说:“在我退休后我会写一本关于我们生意的书,您的名字会像金子一样出现在上面。”而同事则回复说:“我宁愿这件事不出现在任何一本书中。”

九个月以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迎来了欧洲美元合约的25周年纪念,交易所指出:“这是世界上交易量最大的短期利率合约。”

派对或许应该继续下去,但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颠倒了一切。在这之前,操控利率在数家交易商之间,“只是一个小游戏”。随着全球银行系统被恐惧笼罩,央行家和媒体开始用LIBOR度量银行的健康情况,所以银行有了动力上报低于其实际借款利率的LIBOR数据。

2008年4月,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系列文章分析银行是否上交了正确的数据来计算LIBOR,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和英国央行秘密商谈是否需要对LIBOR进行更严密的监管。

同年,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官员们开始担心英国银行业协会对LIBOR的计算没有足够的控制,他们相信抽样的过程中存在错误。

那年晚些时候,美国期货交易委员会开始了调查,在2009年,巴克莱开始检查自己的交易台,调查发现了利率交易台试图操控LIBOR的email。

熟悉调查的人士表示,美国和英国的官员依旧在考虑起诉谁为操纵LIBOR负责。那些可能面对指控的交易员会申辩自己没有操纵LIBOR,因为他们不是负责上报LIBOR数据的人。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欧洲美元合约交易在联储暗示其将会在2015年前压低利率之后减缓了速度,在今年前八个月其日均交易量为180万张每天,而在2007年的高峰交易量则是250万张每天。

随着合约交易的继续,LIBOR的抽样方案引起了更多疑问。在九月的演讲中,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Gary Gensler表示,尽管市场波动很大,LIBOR依旧奇怪地保持着稳定,上报借款利率的银行在80%的时间里将其报价维持不变。

在和一些分析员的电话会议中,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高官们被质疑LIBOR调查对于欧洲美元期货交易的影响。其主席Terry Duffy表态明确:LIBOR会继续保持其“杰出的指标”地位。


原文地址:http://www.icjzx.com/cn/ls/c_libor.html
本文关键字:LIBOR利率,操纵LIBOR利率,操纵LIBOR
上一篇:全球基准汇率被操纵 WM/Reuters
下一篇:现货石油价格操纵案

风险警示:差价合约的杠杆产品,需要承受高杠杆的风险,所以有可能会导致您的投资资金全部损失。
因此,请谨慎考虑您的投资目标、经验等级及风险承受能力。最重要的是,如无法承担损失,请不要贸然投资。
CopyRight© 2007 - 2013, icj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mlMaps